• 1
  • 2
  • 3

案例探讨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探讨

行为人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属侵犯商业秘密罪

 

【争议焦点】

行为人在权利人公司负责新技术的开发,离职后就任于其妻子为法定代表人的公司。此后,权利人与行为人订立技术委托开发合同并约定技术开发与报酬支付,同时约定行为人具有保密义务。技术研发完毕并交付后,行为人违反约定,披露、允许其在职公司使用其所掌握的技术信息。此种情况下,行为人的行为是否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被告人XX公司犯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罚金二百五十万元;判处被告人X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

被告人XX公司、X均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裁判要旨】

行为人在职时负责开发权利人公司的技术,该技术信息属于不为公众所知悉、能够给权利人带来利益、具有实用性的信息,权利人在行为人离职后与其签订技术委托开发合同并约定保密义务,此后行为人违反约定,披露、允许其在职公司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属于侵犯商业秘密罪。

【法理评析】

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为:第一,不为公众所知悉,即信息是不能从公开渠道直接获得的。第二,能给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即能为权利人带来现实的或者潜在的经济利益或者竞争优势。第三,实用性,即通过运用商业秘密可以为所有人创造出经济上的价值,具有确定的实用性。第四,采取了保密措施,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包括订立保密协议,建立保密制度及采取其他合理的保密措施。只要权利人提出了保密要求,商业秘密权利人的职工或与商业秘密权利人有业务关系的他人知道或应该知道存在商业秘密,即为权利人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职工或他人即对权利人承担保密义务。行为人披露、使用、允许使用其掌握的技术,该技术虽已研发完毕,但该技术信息并不能从公开渠道直接获得,属于不为公众所知悉。行为人违反保密义务,利用技术信息生产销售产品及相关产品并获利,属于技术能够给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并具有实用性。权利人已与行为人在技术委托开发合同中约定,行为人具有保密义务,表明权利人已采取保密措施。综上,该技术信息符合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属于商业秘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的规定,行为人的行为属于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的行为,属于侵犯商业秘密罪的行为。

行为人原为权利人公司职员并负责开发相关技术,在相关技术开发完毕时离职,此后任职于其妻子为法定代表人的公司,之后权利人与行为人签订技术委托开发合同,约定委托技术开发及报酬的支付,并约定行为人具有保密义务,随后行为人违反保密义务,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任职公司使用其掌握的技术信息,生产销售相关产品并获利。检察院以行为人及其任职公司犯侵犯商业秘密罪,提起公诉。权利人研发的技术信息不能从公开渠道直接获得,该信息能够给其带来现实或潜在的经济利益,其可以通过该信息创造出经济价值,具有确定的实用性,权利人在与行为人签订技术委托开发合同约定了行为人具有保密义务,表明其采取了保密措施。因此,权利人的技术信息符合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属于商业秘密。综上,行为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的规定,属于侵犯商业秘密罪。

【适用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条 有下列侵犯商业秘密行为之一,给商业秘密的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一)以盗窃、利诱、胁迫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获取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的;

(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以前项手段获取的权利人的商业秘密的;

(三)违反约定或者违反权利人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许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业秘密的。

明知或者应知前款所列行为,获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业秘密的,以侵犯商业秘密论。

本条所称商业秘密,是指不为公众所知悉,能为权利人带来经济利益,具有实用性并经权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和经营信息。

本条所称权利人,是指商业秘密的所有人和经商业秘密所有人许可的商业秘密使用人。

【法律文书】

拘留通知书 逮捕决定书 刑事起诉状 公诉意见书 辩护词 刑事答辩状 刑事上诉状 刑事一审判决书 刑事二审判决书

【思考题和试题】

1.简述商业秘密的含义和类型。

2.论述商业秘密的构成要件。

3.浅析保密措施的含义及分类。

【裁判文书原文】 (如使用请核对裁判文书原件内容)

《刑事判决书》

公诉机关: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珠海XX电子科技有限公司、X

20034月,珠海XX控制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着手研发1553bip核技术,用于航空航天设备的测试,该ip核由三个主要功能模块组成:总线控制器(bc)、远程终端(rt)、总线监视(bm)。被告人X作为该公司的技术负责人,负责研发此技术。200510月,被告人X1553bipbm模块尚未完成情况下(bcrt等模块已研发完成),提出辞职申请,离职获批准后遂转到其妻子付永利为法定代表人的珠海XX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XX公司)工作。因1553bip核技术一直由被告人X负责研发,XX公司于2005121日与被告人X签订《技术委托开发合同》,约定XX公司出资5万元,由被告人X继续负责bm模块的研发,同时约定技术成果归XX公司所有,被告人X负有保密义务。2006411日,被告人XXX公司交付了bm模块及相关技术成果,XX公司1553bip核整套技术已研发完成。自2009年开始,被告人X违反约定,披露、使用、允许XX公司使用其掌握的XX公司1553bip核技术。XX公司先后生产销售系列1553b测试仪17个,销售金额达800多万元,其中,在2010年至2012年期间,生产销售相关产品11个,给XX公司造成250余元经济损失。经鉴定,XX1553bip核技术属于不为公众所知悉的技术信息;1553bip核技术在1553b总线电缆测试系统中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核心技术信息;XX公司与XX公司源代码文件存在相当部分相同和实质相同代码段,这些代码段是双方主要模块功能实现的重要组成部分。

本案于20121116日由广东省珠海市公安局立案,并指定高新区公安分局侦查。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检察院于2013712日对X以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批准逮捕,并于2014312日提起公诉。同年116日,珠海市香洲区人民法院以侵犯商业秘密罪判处XX公司罚金二百五十万元;判处被告人X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2015615日,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