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案例探讨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案例探讨

社区戒毒并非强制隔离戒毒的前置程序

 

【争议焦点】

吸毒人员在被采取强制戒毒措施后,再次采用注射方式使用毒品,被公安机关抓获。公安机关是否可在未对其采取社区戒毒的情况下,直接作出强制隔离戒毒决定。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判决:驳回原告X的诉讼请求;由原告X承担案件受理费用。

判决宣告后,原告X未提起上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裁判要旨】

吸毒人员曾因吸毒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隔离戒毒措施,期满释放后,再次使用毒品,且采取注射方式,其行为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中规定的吸毒成瘾严重的情形,可以认定其吸毒成瘾严重。吸毒人员虽未经社区戒毒,但《禁毒法》中有关“通过社区戒毒难以戒除毒瘾”的表述系对毒瘾严重程度的描述和说明,并非对吸毒成瘾严重人员采取强制戒毒措施的前置程序。因此,公安机关有权不经社区戒毒,而对符合吸毒成瘾严重条件的人员直接作出强制戒毒决定。

【法理评析】

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第三十八条中规定:“对于吸毒成瘾严重,通过社区戒毒难以戒除毒瘾的人员,公安机关可以直接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对该条款应作如下理解:吸毒成瘾严重的情形包括:1.曾被采取社区戒毒、强制隔离戒毒等戒毒措施后,又吸食、注射毒品的。2.向自身注射毒品。3.多次使用毒品且使用毒品在两类以上。4.使用毒品后伴有扰乱公共秩序、暴力侵犯他人人身、财产安全或者自伤自残等行为的。另外,社区戒毒并非强制戒毒的前置程序,而是对吸毒成瘾的程度性说明。首先,《禁毒法》第三十八条并未明确作出未经社区戒毒,不得对吸毒人员强制隔离戒毒的规定。其次,该条款旨在表述公安机关可以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两类情形,一种情形是不考虑吸毒人员毒瘾的严重程度,只要符合该条列举的四种情形即可对其强制隔离戒毒;另一种情形是因吸毒人员毒瘾严重,而对其强制隔离,其中,“通过社区戒毒难以戒除毒瘾”只是一种程度表述,并非实际经过社区戒毒。故社区戒毒并非强制戒毒的前置程序。

吸毒人员因吸毒曾被公安局强制戒毒三个月,戒毒期满后,再次使用毒品,且使用毒品的方式为针剂注射,符合吸毒成瘾严重的前两种情形,可以认定其吸毒成瘾严重。吸毒人员在被作出强制隔离戒毒决定时并未经过社区戒毒,但根据前文分析,法律并未明确固定对吸毒人员强制戒毒前须经社区戒毒,且社区戒毒只是吸毒成瘾严重的程度性表述,并非强制戒毒的前置性程序,故公安机关有权直接对吸毒成瘾严重的人员强制戒毒。综上,吸毒人员吸毒成瘾严重,符合《禁毒法》规定的公安机关可以直接作出强制隔离决定的情形。

【适用法律】

《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第三十八条 吸毒成瘾人员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

(一)拒绝接受社区戒毒的;

(二)在社区戒毒期间吸食、注射毒品的;

(三)严重违反社区戒毒协议的;

(四)经社区戒毒、强制隔离戒毒后再次吸食、注射毒品的。

对于吸毒成瘾严重,通过社区戒毒难以戒除毒瘾的人员,公安机关可以直接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

吸毒成瘾人员自愿接受强制隔离戒毒的,经公安机关同意,可以进入强制隔离戒毒场所戒毒。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一)起诉被告不作为理由不能成立的;

(二)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存在合理性问题的;

(三)被诉具体行政行为合法,但因法律、政策变化需要变更或者废止的;

(四)其他应当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的情形。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2011131日《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第八条 吸毒成瘾人员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安机关认定其吸毒成瘾严重:

(一)曾经被责令社区戒毒、强制隔离戒毒(含《禁毒法》实施以前被强制戒毒或者劳教戒毒)、社区康复或者参加过戒毒药物维持治疗,再次吸食、注射毒品的;

(二)有证据证明其采取注射方式使用毒品或者多次使用两类以上毒品的;

(三)有证据证明其使用毒品后伴有聚众淫乱、自伤自残或者暴力侵犯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等行为的。

【法律文书】

行政起诉状 行政答辩状 律师代理意见书 行政一审判决书

【思考题和试题】

1.简述强制隔离戒毒的程序。

2.列举强制隔离戒毒的适用条件。

3.试述如何认定吸毒成瘾严重。

【裁判文书原文】 (如使用请核对裁判文书原件内容)

《行政判决书》

原告:X,男,汉族,19791016日出生,住重庆市九龙坡区。

委托代理人:辛晓晖,男,汉族,1968614日出生,住重庆市九龙坡区。

被告: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组织机构代码20304795-x),住所地:重庆市江北区健安路1号。

法定代表人:王志勇,局长。

委托代理人:孙兆弘,男,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民警。

委托代理人:郑朋,男,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民警。

原告X不服被告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下称江北区公安分局)强制戒毒决定一案,于2014220日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本院于2014221日受理后,向被告送达起诉状副本及应诉通知书。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31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告X的委托代理人辛晓晖,被告江北区公安分局的委托代理人郑朋、孙兆弘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被诉具体行政行为:2013125日,江北区公安分局作出渝公江(花)强戒决字(2013)第250号《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下称《强戒决定书》),载明:X曾于20138月因吸毒被江北区公安分局强制戒毒三个月。解除后X仍不思悔改,又于2013112415时许在重庆市江北区某小区外一公共卫生间里向自己左手肌肉注射毒品海洛因,后被公安机关查获。上述事实有X本人陈述、现场检测报告书、吸毒成瘾严重认定书、吸毒前科材料等证据证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X强制隔离戒毒二年(自20131126日至20151125日止)。

原告诉称,20131125日,被告对原告吸毒作出拘留12日的行政处罚。2013126日,原告收到《强戒决定书》,原告家属于20131210日收到重庆市西山坪强制隔离戒毒所送达的强制隔离戒毒人员接收通知书。2014121日,原告母亲在西山坪收到《强戒决定书》。原告认为被告作出的《强戒决定书》不合法,理由如下:社区戒毒是强制隔离戒毒的前置条件,原告未经社区戒毒不能强戒。原告有固定的住所,稳定的国企工作,有慈爱的双亲,也有未婚妻,并准备在2014年春节结婚。强戒让原告失去工作、婚姻。如果先通过社区戒毒,没有戒除毒瘾,再决定强戒,就可以达到治病救人的目的。禁毒法于2007年颁布,该法关于强戒规定的基础是劳教条例,现劳教条例已取消,禁毒法关于强戒的规定与宪法、刑事诉讼法相抵触。故被告作出的《强戒决定书》侵犯了原告的人身自由,应属无效,请求予以撤销。

被告辩称,原告因吸毒于2004年被强制戒毒。2013112415时许,原告在江北区某小区外一公共卫生间内采用肌肉注射方式向左手手掌肌肉注射约0.1克海洛因,根据原告陈述,证明原告有极长的吸毒史,毒瘾较重,符合《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第八条第(一)、(二)项关于吸毒成瘾严重的规定。据此,被告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作出的《强戒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在法定举证期限内向本院递交如下依据、证据,并经庭审举示、质证:

1、《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

被告举示该项依据证明其对吸毒成瘾人员具有作出强制隔离戒毒决定的行政职权。原告对被告具有该项行政职权无异议。

2、《强戒决定书》及送达回证。

3、渝公江(花)决字(2013)第1380号《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下称《处罚决定书》)及送达回证。

4、渝公江强戒决字(2004)第691号《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强制戒毒决定书》。

5、受案登记表。

6、被传唤人家属通知书。

7、延长询问查证时间审批表。

8、公安行政处罚告知笔录。

9、行政拘留执行回执。

10、被拘留人家属通知书。

11、强制隔离戒毒告知笔录。

12、复核意见书。

13、证据保全决定书。

14、花园村派出所民警于201311251205分至201311251330分对原告所作的询问笔录,载明:原告父亲是袁x、母亲是盛x1996年原告因吸毒被强制戒毒3个月,当时被戒7天。2013112414时许,原告因毒瘾发作从红旗河沟乘车到江北区某小区找一外号叫“老大”的中年男子花100元购买了海洛因。大约15时许,原告到某小区附近的药房购买了一支一次性针管后,走到该小区外的一个公共卫生间,把重约0.1克左右的海洛因倒进注射器针管里,再用注射器吸了一些矿泉水,摇晃均匀后,注射进左手手掌。注射完后,原告将注射器扔到卫生间里的垃圾桶。原告于1996年左右开始吸毒,现每天都要发作毒瘾,但大多数喝美沙酮,有钱时才注射海洛因,一般每周注射两次,每次注射100元的海洛因,约重0.1克,偶尔也注射50元的海洛因。原告以前注射部位是左手臂,后因化脓做手术,注射过臀部,现注射手。201311251130分许,原告在某小区外的公共卫生间里把海洛因装到注射器针筒,往针筒吸进矿泉水,正准备注射时,被民警当场抓获。

15、花园村派出所民警于201311251508分至201311251556分对原告所作的询问笔录,载明:原告于201311241125日两次注射海洛因的地点均在某小区外同一卫生间里同一个地方。民警用吗啡板对原告的尿液进行了检测,检测结果为阳性。原告对检测结果无异议。原告于20131125日带民警到某小区附近,指认了201311241125日注射海洛因的地点及扔注射器的地方,民警对此进行了拍照。民警对原告身体进行了检查,在左手手掌上检查到原告于20131124日注射海洛因时留下的针眼一个,在臀部检查到以前注射海洛因留下的针眼三个。

1620131221530分至20131221610分,花园村派出所民警对原告所作的询问笔录,载明:原告称其从2006年左右开始吸毒,吸毒成瘾不严重,现已接近10年没有吸毒;家有未婚妻,准备结婚;原告是独子,父母亲均有病,希望社区戒毒。

17、公安机关权利义务告知书。

18、毒品检测样本提取笔录。

19、花园村派出所现场检测报告书。

20、照片。

21、渝公江(花)检字(2013)第129号检查证。

22、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检查笔录。

23、吸毒成瘾严重认定书。

24、花园村派出所民警于20131241438分至20131241526分对X之母所作的询问笔录、公安机关权利义务告知书,询问笔录载明:袁xX的父亲,袁x、盛x均退休,二人平常打零工,月收入约6000左右。X2004年因吸毒被公安机关强制戒毒三个月,出来之后,没有发现X吸毒的情况。这次被公安机关查获之前,X表现有点不正常,盛x及袁x以为X是忧郁症。X没有结婚,但有女朋友。盛x及袁x均有病,希望对X从轻处理,让其在家自行戒毒。

25、抓获经过。

26、原告的身份信息。

27、尿液检测结果告知笔录。

28、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证据保全清单。

29、提取笔录。

30、江北区强制戒毒所吸(贩)毒人员入所登记表。

31、强制戒毒所戒毒人员入(出)所登记薄。

32、国内挂号信函收据。

被告举示第2-33项证据证明以下事实:(1)原告符合禁毒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关于吸毒成瘾严重的情形,故被告作出的《强戒决定书》证据充分。(2)被告作出的《强戒决定书》程序合法。

原告对被告举示的证据发表如下质证意见:(1)对被告举示的第2-33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2)被告举示的证据不能证明原告吸毒成瘾严重,仅能证明原告吸毒成瘾。(3)被告制作的调查笔录证明原告自称没有吸毒成瘾,希望进行社区戒毒,并不是被告所称原告自愿强戒。(4)按照禁毒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必须经过社区戒毒才能进行强戒,而原告未经社区戒毒的前置条件,不符合强戒的条件。(5)第12项证据系花园村派出所制作,不能用自己的材料证明自己的行为合法,被告必须提供原告承认或第三方提供的证据证明行政行为的合法性。(6)对第24项证据有异议,认为花园村派出所没有鉴定资格,两鉴定人员的身份不明。《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第九条的规定,被告没有委托鉴定机构对原告吸毒状况进行认定。故被告不能认定原告吸毒成瘾严重。(72004年,被告决定对原告强制戒毒3个月,但实际被强戒7天,故公安机关可以提前解除强戒决定。(8)原告未在第20项、第26项证据上签名确认,该两项证据不具有合法性。

原告在开庭审理前向本院提供了1项证据,并经庭审举示、质证:

疾病诊疗证明书。原告举示该项证据证明原告父亲罹患肝癌,原告符合提前解除强制戒毒决定的条件。

经庭审质证,本院对证据作如下认证:被告举示的第2-33项证据与本案有关联,内容客观真实,收集程序合法,依法予以确认。原告举示证据与本案无关,依法不予确认。

本院根据以上有效证据、当事人的质证意见及庭审记录认定如下事实:

200483日,X因吸毒成瘾被江北区公安分局决定强制戒毒3个月。2013112415时许,X在江北区某小区外一公共卫生间向其左手肌肉注射了约0.1克海洛因。20141125日,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花园村派出所(下称花园村派出所)接到电话举报称,有人在江北区某小区附近吸毒。花园村派出所民警遂赶往现场,将准备采取注射方式吸毒的X传唤到花园村派出所接受调查,并对该吸毒案件予以受理。同日,花园村派出所向X父亲袁顺兴送达被传唤人家属通知书,告知X因涉嫌吸毒在花园村派出所接受调查。20131125日,江北区公安分局对X作出行政拘留12日的行政处罚,并于20131126日将X送入重庆市江北区拘留所,执行期限自20131126日至2013128日。201311251120分,江北区公安分局民警制作提取笔录,载明:从X手中提取到一次性针管一支,内有部分液体;X承认一次性针管内液体系刚兑好的毒品海洛因;X对提取过程无异议。随后,江北区公安分局决定对该一次性针管扣押30日。同日1340分,花园村派出所民警当场提取X尿液,以检测尿液中是否含有吗啡类物质。1355分,花园村派出所使用吗啡检测试纸,对X的尿液进行现场检测,结果呈阳性,并告知X对检测结果有异议,可提出实验室检测申请,费用由申请人承担。1410分,花园村派出所制作尿液检测结果告知笔录,X对其尿液检测结果呈阳性无异议。1610分,江北区公安分局民警对X的身体进行检查,发现X左手手掌上留有注射后的针眼1个,右边臀部发现针眼3个,民警当即照相固定,并制作检查笔录,X在该笔录上签名。20131125日,花园村派出所依据《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第八条规定,作出《吸毒成瘾严重认定书》,认定X吸毒成瘾严重。2013122日,江北区公安分局告知X,根据《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第八条的规定,认定X吸毒成瘾严重,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和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X强制隔离戒毒二年,X对上述告知事项享有陈述和申辩权。X陈述:其吸毒成瘾不严重,已近十年没有吸毒。其系独子,父母亲均有病,需要扶养,家有未婚妻,准备结婚,请求社区戒毒。2013123日,花园村派出所针对X的陈述和申辩意见,作出复核意见书,认为X吸毒成瘾严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第四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未有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情形,决定对X强制隔离戒毒二年。2013125日,江北区公安分局作出《强戒决定书》,决定对X强制隔离戒毒二年(自20131126日至20151125日止),并向X送达。

另《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规定:对于吸毒成瘾严重,通过社区戒毒难以戒除毒瘾的人员,公安机关可以直接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决定。

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怀孕或者正在哺乳自己不满一周岁婴儿的妇女吸毒成瘾的,不适用强制隔离戒毒。不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吸毒成瘾的,可以不适用强制隔离戒毒。

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强制隔离戒毒的期限为二年。

《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第八条规定:吸毒成瘾人员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公安机关认定其吸毒成瘾严重:

(一)曾经被责令社区戒毒、强制隔离戒毒(含《hyperlinkhttp//149.22.0.20261601/lawfn=chl361s088.txt&dbt=chl\t_blank”禁毒法》实施以前被强制戒毒或者劳教戒毒)、社区康复或者参加过戒毒药物维持治疗,再次吸食、注射毒品的;

(二)有证据证明其采取注射方式使用毒品或者多次使用两类以上毒品的;

(三)有证据证明其使用毒品后伴有聚众淫乱、自伤自残或者暴力侵犯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等行为的。

本院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第三十八条的规定,被告作为公安机关具有作出强制隔离戒毒决定的行政职权。原告曾于2004年被强制戒毒,现于20131124日再次注射毒品,故被告认定原告吸毒成瘾严重,符合《吸毒成瘾认定办法》第八条的规定。被告作出《强戒决定书》前,告知原告享有陈述申辨权,并依法向原告进行送达,程序合法。被告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作出《强戒决定书》适用法律正确。至于原告认为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第三十八条第二款的规定,须经社区戒毒才能作出强制隔离戒毒决定,而原告未经社区戒毒即被强制隔离戒毒,故被告作出的《强戒决定书》不合法的诉讼理由,因该条款规定公安机关直接作出强制隔离戒毒决定的条件是吸毒成瘾严重,而“通过社区戒毒难以戒除毒瘾”仅是对吸毒成瘾严重情形的表述,社区戒毒不是直接作出强制隔离戒毒的前提条件,故原告的该项诉讼理由,缺乏法律依据,依法不予采纳。另原告以其可以提前解除强制隔离戒毒为由要求撤销被告作出的《强戒决定书》的诉讼理由,因本案诉讼标的是《强戒决定书》,原告是否符合提前解除条件不属于本案的审理范围,故对原告的该项诉讼理由,依法不予采纳。综上,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X要求撤销被告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于2013125日作出的渝公江(花)强戒决字(2013)第250号《强制隔离戒毒决定书》的诉讼请求。

本案受理费50元,由原告X承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